咸阳日报社2019年预算说明 金盟桥微生物项目环评公示
您的位置: 首页 > 文学天地
怀念写信的日子

□叱干留

我八岁就开始写信了,那时刚上小学三年级。当我写的第一封信邮寄到了舅家,外爷格外高兴,拿着信在院子里炫耀,还念给院子里的人听,说我小小外孙给我写信了,这碎家伙不得了。

那个年代农村没有电话,写信几乎就成了人们唯一的联系方式。离舅家远,母亲一年也回不了一趟娘家,因此,就通过写信向外爷外婆问安,传递情感。开始写信常去求人,那个时候农村识字的人不多,会写信的更少,求别人写一封信挺费周折的。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让学着写信。

那时候舅在新疆工作,他也时常写信给母亲。他写的字特别难认。我识字不多,一封信读下来不得其解,要找别人帮我认字,才能掌握信中的内容,再给舅写回信。从那时起,我和舅的通信一直延续了四十多年,从未间断。舅后来回到了农村老家,我们仍旧书信来往,再往后,尽管有了电话、手机,他还是给我写信,我也回信给他。到了前些年,有一次,我对舅说,现在有手机,打电话很方便,写信慢,又麻烦,还耽误事情,你用电话联系多好。此后,我就没有收到过他的来信,几十年书信来往一下子中断了,我心里老觉得像缺少了什么似的,一种莫名的遗憾缠绕在心头。

这以后,我再没有写过信了,也没有收到过真正意义上的信,只是偶尔收到过那些银行的对账单、小广告。

写信的日子越来越遥远,我却越来越怀念那诗意般的日子。

那个年代,人们通过书信,你来我往,传递感情,交流思想。写信、收信都是一件快乐的事。当夜深人静,铺开信纸,拿起墨笔,倾注着感情,一气呵成,洋洋洒洒数页,字里行间充满着情感和思念。写好一封信常常心里有说不出来的舒畅和成就感。当把信投进邮箱,便开始等待着回音。距离是美,等待更美。见信如见面,当收到远方来信时,那兴奋激动啊,就如现在的人中了大奖似的。就连那一枚枚各式各样、色彩斑斓、图案精致的邮票,也使人陶醉。

古往今来,书信赋予冰冷的文字以生命,有时候写信比当面表达更为得体,更为潇洒直接,有些当面不便说的话信中都可以说,即便羞涩的人,也会将绵绵不断的情意写在纸上。

那个年代里,相隔或近或远,要保持联系或要记住一个人,最宝贵的就是通讯地址了,每人都有一个通讯录小本本,就像今天的电话号码,QQ号,微信号一样。

曾经“鸿雁”传情的书信成了遥远的记忆。我却经常怀念那写信的日子。那是个青春激扬的年代,那些年月里,书信来往,是灵魂与灵魂的沟通,总是代表着人与人之间真挚的友谊和深厚的情怀。纸短情长,存留在纸张中的温情值得反复回味,随着时间的推移,更弥足珍贵。

责任编辑:豆雅博

9724313777bad97ee88bfcc17b9dbd64